2012-04-28

我最難「斷捨離」的東西──書!

我愛看書,尤其是小說,可是翻譯小說劣譯充斥,讓我很多年不敢買小說,直到最近看了「飢餓遊戲三部曲」,真是大呼過癮。我也買很多保健養生食譜類的書,一方面當然是因為自己從小體弱多病,所以要特別注意健康,一方面也是因為天天要為六口之家料理三餐,自己廚藝又不精,只好設法勤能補拙,多讀食譜。

買回來的書,其實有很多只看過一遍,就不會想再看,這類的書經年累月擺在書架上,非常浪費空間。我自從讀了「斷捨離」這本書之後,就一直在思索,有哪些書是我真正想收藏的──也就是不但自己會想再看,也會想留給孩子看的。我開始把那些還有市場、還有人會想要的二手書,上網拍賣。但有些書,我真的不覺得會有人要,這時只能直接回收,我發現「丟書」好難啊,可是不丟,擺在書架上蒙灰,不但看了不舒服,也佔用可以擺放新書的空間。

幾年前我先生建議說,我們可以每買一本新書,就丟掉兩本舊書,但這只是剛開始可行而已,因為不可能一直有舊書可以丟。那麼想要看新書,又不想買回來只看一遍就不想看的話,怎麼辦呢?

我做翻譯工作時,最怕上Google查資料時分了心,一路閱讀下去不可收拾。前陣子我翻譯到一些法庭專有名詞,上Google查詢時,發現有個旅美華裔律師陶龍生,寫了很多本法庭推理小說,而且是聯合文學出版的,令我非常感興趣,我記得以前好喜歡看美國的法庭電視影集。

後來我就上台北市立圖書館查詢,發現這些小說圖書館都有,我好高興,就用預約的方式,讓圖書館把書送到我指定的分館。以前只知道要親自去圖書館找書、借書,都不知道只要預約,不管書在哪個分館,都可以送到離家最近的分館供人借閱。發現市立圖書館提供了這麼貼心的服務之後,彷彿為我的閱讀開了一扇大門。

這陣子我每想到要看什麼書,就會上網預約,接下來當然需要耐心等候。大約等個幾天,圖書館會發email給我,說書到了,這時我再找時間去拿即可。就這樣,我把陶龍生的小說都借回家看了,真是過癮,我這才發現過去真笨,沒想到要多利用圖書館,搞得現在書滿為患,丟也不是,留也不是。

不過跟圖書館借書的缺點是,新書通常會有很多人預約等著借閱,如果急著想看,還是得掏腰包去買,我不喜歡站在書店看免費的,總覺得太受罪,看書應該是舒舒服服坐下來享受才對。就是因為這樣,我前陣子才會買「飢餓遊戲三部曲」,因為有好幾百人預約啊!恐怕要等好幾年才借得到吧。

2012-04-14

孩子發燒是父母的大挑戰(下)

八歲的大女兒在微燒八天之後(頭兩天有燒到三十八九度),體溫終於恢復正常,禮拜五降到三十六度多,禮拜六更是降到平常的三十五度多。經過八天的休息和等候,雖然咳嗽仍未痊癒,但她的身體終於自然地戰勝病魔,打了場勝仗。她在家裡待了八天足不出戶,明天終於可以出門去教會見見朋友。
我覺得照顧四個孩子的生活雖然忙,但真正辛苦的時刻是孩子生病的時候。看見小生命和病魔搏鬥,你永遠沒有把握他們能不能平平安安長大。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被恐懼擊倒,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對上帝的信心,再來就是要對發燒有正確的認識──發燒是症狀,不是病因。拼命退燒是本末倒置,反而會妨礙身體對抗病菌。不要被發燒嚇倒,重要的是找出發燒的原因,如果一時找不到原因,就好好觀察孩子的情況,由情況來判斷嚴重的程度。
我很高興這次沒有讓女兒白白挨針抽血,或是照X光,因為照X光並不是沒有風險的。為人父母,真的要花點時間好好了發解發燒,在孩子發燒時,要克制自己的驚慌,不要病急亂投醫或亂吃退燒藥。如果孩子只有單純的發燒,而且活動力正常,父母需要做的,大多是等待發燒退去或是其他的症狀發生,但這是一段很煎熬的過程,明明心急如焚,卻要耐心等候,這是難得要命的挑戰。為人父母,真的很需要智慧啊!

2012-04-12

孩子發燒是父母的大挑戰(上)

我們家老三在一歲多和兩歲多的時候,曾經因為發高燒,引發了熱痙攣。第一次目睹熱痙攣發作時,真把我們嚇壞了,以為就要失去孩子了。還好單純的熱痙攣沒有危險性,過了就好了,我們事後花了不少時間閱讀書籍和上網,想多了解發燒是怎麼一回事。雖然對發燒的認識越來越多,但第二次目睹自己的孩子熱痙攣發作,還是一個令人驚嚇的經驗(若有興趣了解詳細經過,可參考這兩篇:第一次目睹熱痙攣的震憾二度目睹熱痙攣仍飽受驚嚇)。
過去這禮拜,再度考驗了我對發燒的認識。八歲的老大上禮拜四開始發燒,第一天發燒到三十八度多,第二天早上自行退燒,但下午又發燒,這次到三十九度多。老大的體質是容易發高燒,但不需服用退燒藥,只要多喝水、多休息,就可以自然退燒。所以我們只是觀察她的活動力,她看起來還正常,只是食慾稍差而已,所以我對這情況並不擔心。
可是第四天起,早上起來後,並沒有完全退燒,而是整日微燒三十七度多。她的活動力持續正常,也可以進食,但整日微燒反而讓我擔心,而且這時她開始輕微咳嗽起來。
第五天仍是一樣,整日微燒,我的不安隨著她發燒的天數增加,晚上帶她去看熟識的小兒科醫生。醫生建議要驗血、驗尿、照X光和流感快篩,來確定是不是肺炎、泌尿道感染或流感,因為這位醫生曾經遇過類似的病情,孩子只是微燒,輕微咳嗽,卻是肺炎。可是我女兒非常害怕做這些檢查,一聽到要檢查就哭了起來,後來就先沒讓她做。醫生說要開一瓶治咳嗽的咳酚藥水,我說家裡還有,她就改開「舒抑痛」(退燒藥),我說應該不必吃退燒藥吧,她有點不高興地說:「可以消炎啊。」我拿了藥回家,但沒給女兒吃,我們不覺得需要給女兒退燒藥。
第六天早上,還是一樣,微燒。我們決定還是帶她回去做這些檢查,那時段是另外一個醫生看診(我們之前曾看過他幾次),他很仔細地聽了女兒的胸腔,認為只是有痰,像是病毒感染而已,不是肺炎,認為不必驗血、驗尿、照X光,只開些化痰的藥粉回家服用,並叫我們幫孩子拍痰。雖然醫生的看法樂觀,但是看見女兒連續發燒這麼多天,過去從未這樣,我仍無法放心,好擔心是肺炎卻無法及早診斷出來。
女兒的精神其實很好,活動力正常,食慾也還可以。這天下午她上頂樓看爸爸鋸東西,不知是不是外面較熱,下來後量體溫,發現上升到三十八度,我心裡開始恐慌起來,我的情緒影響到她,她也害怕起來。發燒了六天,她也很在意,有時會來問我可不可以量體溫,我就讓她自己量耳溫。
第一個醫生認為發燒若超過七天是嚴重的癥兆,不可等閒視之。第二個醫生認為情況若無惡化(比如突發高燒或呼吸困難),可以再繼續觀察,超過七天也無妨。
我的心裡很煎熬,不知如何是好。先生卻一點也不擔心,他覺得女兒一切正常,只是微燒而已,應該是身體還在跟病毒打仗的關係。後來我拿出朋友送我的一本書來重讀──「寶寶發燒怎麼辦」(王英明醫師著),發現裡面寫得很清楚,有一種肺炎是病毒引起的,這種病毒性肺炎沒有藥醫,只能靠自體的免疫力來戰勝;而細菌性肺炎就很嚴重了,一定要及早用抗生素治療,這種肺炎的症狀也會十分明顯。看到這裡我放心多了,就算是肺炎,也應該是病毒引起的,因為女兒沒有什麼嚴重的症狀。(這本書真的很不錯,雖然是三十年前寫的,但基本觀念寫得清楚正確,一目了然,很容易懂。)
不過,燒不退,我的一顆心就懸在那裡,因為發燒的天數過久,難免令人心焦。還好女兒的活動力和食慾都算正常,練琴也都照舊,算是叫人放心些。
到了第七天早上,女兒起來,仍是微燒,我內心蠢蠢欲動的焦慮真是快到飽和的程度,結果上網搜尋到兩篇很有幫助的文章,一篇是小兒科醫師黃瑽寧寫的「發燒衛教,一篇是自然醫學博士陳俊旭寫的「這次的流感病毒很強。兩篇文章真的是經典之作,想了解發燒非拜讀不可。

2012-04-11

可愛的邏輯

上禮拜三是兒童節,大女兒的學校辦了個抽獎活動,凡是拿到好兒童卡的學生,每十張可以換一張抽獎卷。女兒有四十張,換到了四張抽獎卷,後來也如願抽到獎品。雖然只是一本憤怒鳥筆記本,她還是很開心。
放學回家之後,女兒告訴我們,她拿到筆記本很開心,剛好導師站在她旁邊,她就對老師說:「我明年不能來參加了。」
老師問:「為什麼?」
女兒回答說:「因為我要在家自學。」
老師說:「可是你長得很可愛。」
這是什麼可愛的邏輯啊?

2012-04-09

「飢餓遊戲三部曲」太好看了

美國老公三不五時會上網看看最近有什麼新電影,看看電影預告片。上禮拜他跟我說:「最近有部電影的預告片很有意思,引起話題,因為和別的預告片很不一樣,並沒有把最精采的片段呈現出來。」他這樣講讓我很好奇,就上網看了這部電影的預告片,也才知道電影「飢餓遊戲」是小說《飢餓遊戲三部曲》的頭一本。

我上博客來的網站了解《飢餓遊戲三部曲》這套小說,不看則已,一看大為吃驚,竟然絕大多數的讀者都給了很精采的書評。我平常買翻譯的書都會慎選翻譯品質,因為再好的書,如果譯得不好,我根本就看不下去。在讀者的眾多書評中,有少數幾個提到翻譯的問題,他們猜想也許是時間太倉促,某些地方的翻譯不太好。不過我沒被這幾個書評嚇到,因為我讀過這個譯者鄧嘉宛的翻譯,她的譯筆非常好,譯過《精靈寶鑽》這種艱深的書。我相信倉促會影響翻譯品質,但因為她是個很優秀的譯者,我想翻譯的問題應該不大。

這些書評讓我越看越興奮,看完書評後,我把網站上提供的幾頁試讀讀完,然後很快就決定要買了!

上禮拜五,書終於來了。我很克制自己,等該做的工作、該處理的家事都做完後,我才坐下來看第一本。沒想到故事真的非常吸引人,我一看就無法釋手,直看到需要做飯,才不捨地把書放下。我是個愛讀小說的人,上次這麼過癮地看大部頭小說,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當時是看《魔戒三部曲》。

像我這麼忙的一個主婦,既要做翻譯工作,又要料理三餐、照顧四個孩子,而且為了保持健康的身體,晚上不敢熬夜,必須在十點鐘前上床,但我竟然可以在三天內把一千兩百多頁的三部曲看完!其實真的有些囫圇吞棗啦,我看得很快,有時一口氣看兩三個小時,看到眼睛痛還不休息(這是錯誤示範,請別學我),隔天早上起來,發覺視力模糊。

八歲的老大看我一直啃書,也覺得驚奇,有時會靠過來,檢查我又看了幾頁,然後又佩服又羨慕地說:「媽咪,你看得好快喔。」

我先生本來提醒我,說這套書有很多暴力情節。我一向對暴力故事沒什麼興趣,不過看了之後,我覺得整套書其實都著重在人性的刻劃,暴力的場景其實還好。我看第二本書時,被當中的愛情故事弄哭了,很美、很單純的愛情故事,深深觸動我的心。而第三本書看到最後時,我又哭了,看到書中人物身心受到重創,但在這樣脆弱的人性中,仍有溫暖,仍有愛。

這套書果然不辜負我的期望,不只有高潮迭起的情節,還有許多對人性深刻的描寫。希望我有時間重讀一遍,看第二遍的時候,就要慢慢讀、細細品嚐了。我可憐的老公上Amazon訂原文書,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拿到書。也許等他拿到書時,我再跟他一起看一遍──當然是他看英文,我看中文囉。:-)

2012-04-05

懸壺73年103歲退休 最高齡醫師辭世

【本文轉載自聯合報,編譯王麗娟/綜合報導】2012.04.05 07:59 am
美國亞特蘭大執業醫師蕾拉‧丹瑪(Leila Denmark)在懸壺73年後,於本月一日辭世,享壽114歲。丹瑪103歲才退休,是世界上年事最高執業醫師的紀錄保持者。


丹瑪醫師於喬治亞州女兒家往生,預定五日舉行追悼儀式。她1931年開始於家中執業,2001年從醫院退休。辭世時也是世界年齡第四高的人瑞。丹瑪是全美經驗最豐富的小兒科醫師,1935年獲頒「費雪獎」,獎勵她對百日咳診斷、治療和疫苗的傑出研究。
丹瑪不喜歡談論她的年紀,但很難不提此事,她因大腦記憶清晰,直到110歲還不時提供電話諮詢,許多人打長途電話請益。丹瑪會退休是因視力逐漸衰弱。


丹瑪生平中值得一提的數字還包括她是喬治亞州第一位女小兒科醫師,亞特蘭大「亨里耶塔艾格斯頓兒童醫院」1928年開業時,丹瑪是第一位駐院醫師,也是在該院接受第一位病人的醫師。


在懸壺濟世的年頭裡,丹瑪的診療室不是在家中即是離家不遠,任何時間有病童登門,幾乎來者不拒,且儘可能花時間協助病童父母,以及思考如何讓治癒的兒兒童保持健康。
經濟大蕭條年代的亞特蘭大,是個受到煤煙汙染、天空總是黑鴉鴉的城市,協助兒童恢復健康與保持健康是一大挑戰。


丹瑪常在亞特蘭大附近的「中央長老會嬰兒診所」,免費為最窮的兒童治病。工廠工人或其他窮人無處可看病,常會帶子女到診所就診。


女兒瑪麗‧哈契森說,丹瑪熱愛她在診所的志工工作。她還說,丹瑪行醫熱忱無一日消減,以及飲食正確是她長壽的關鍵。多年來,一直有記者想做專訪,她都婉拒,但有人問幼兒病痛,如何保持健康,她都不吝協助。


丹瑪的孫子詹姆斯‧哈契森說:「她從未說過行醫只是工作這種話。」她的家人特別強調,丹瑪從不求名,唯一目標是讓幼兒健康長大成人。

2012-04-04

向百歲丹瑪醫師(Dr. Leila Denmark)致敬

生於1898年二月1日、全球最老的醫師丹瑪醫師(台灣所暱稱的百歲醫師),在2012年四月一日走完了一生的道路,享壽114歲。她以小兒科專業行醫七十多年,幫助了不計其數的父母和孩子,如今可以到天上領取上帝要給她的獎賞了。
感謝丹瑪醫師教導的育兒法,讓許許多多父母和孩子能夠夜夜一覺到天明,也讓許多孩子吃得頭好壯壯,建立良好的睡眠習慣,在人生的起跑點上,就擁有健康的身體。
但願她的教導能夠永遠傳承下去,幫助世世代代的父母和孩子。
註:想了解丹瑪醫師的育兒法,可參閱拙作《這樣做,寶寶超好帶──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

我怎樣走上翻譯這條路

有格友好奇,學電腦出身的我,是怎樣走上翻譯這條路。去年我出版了一本談翻譯的書,書名叫《這樣學翻譯就對了──口譯、筆譯、影視翻譯實用祕笈》。我在書中詳細敘述了這個轉折,在此摘錄這章與大家分享。:-)

2012-04-03

床包達人

拙作《這樣做,寶寶超好帶──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一書中,提到可以自己動手做嬰兒床包,當時我這樣寫:

「家有縫衣機的媽媽,可以自己做床包。準備一塊純棉布料,假設床墊尺寸長X公分,寬Y公分,布料的尺寸就是長(X+60)公分,寬(Y+60)公分。將布料的四個角落各剪掉30公分見方,然後將缺角的兩側抓起來縫合,就會呈現立體的剪裁,包住床墊時十分服貼。再來就是穿鬆緊帶,將整個床包邊緣全部穿上鬆緊帶,可以稍微穿緊一點。」
上面圖中剪掉的四個角,是30公分見方(每側有兩個角,加起來布料要多量60公分),其實可以視床墊厚度調整,大約比床墊厚度多10公分即可。也就是說,床墊的厚度若是10公分,四個角只要20公分見方即可(布料多量40公分)。

婚後12年來,我做過不計其數的床包,第一次的成品是自己摸索的,做得不太正確。不過越做越有心得,也越做越好,越做越有成就感。能夠自己做床包,真的好方便、好省錢啊。因為不同階段會用到不同的床墊,像我們前後就用過三個不同尺寸的嬰兒床,每個嬰兒床的床墊都需要床包,另外還有遊戲床,兒童單人床,以及我們大人睡覺用的床墊,從原來的五尺寬雙人床墊,一路改成兩個三尺半單人床墊併在一起,再改成三尺,而原本20公分厚的傳統床墊,如今也都改成五公分的硬薄床墊。孩子也從嬰兒床、遊戲床,改成睡兒童床、單人上下鋪床,如果每次換床墊都要買新的床包,不但要花錢,還可能找不到合適的尺寸呢。

我以前買過很多床單和被套,現在用不上了,就一一拆掉來做成床包。算算我做過的床包,少說三十件跑不掉。做床包有點辛苦,尤其是要拆線(將舊床單廢物利用),而車的過程也很耗時,雖然不敢說樂此不疲,但我確實想到要做床包就興致勃勃,因為能夠自己動手做家庭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用品,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