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8

讓孩子快樂,竟然可以這麼容易



昨晚到小玩子的店買咖啡灌腸用的葛森咖啡豆和《救命聖經葛森療法》這本書,她的店在永康街53號,店名叫做「?什麼」,很有藝術氣息的一家店,裡面有好多古早時候使用的器具,很有意思。

臨走前,她突然想起有汽球可以給孩子玩,就拿了四個未吹的汽球給孩子。回家後,孩子跟我要,我從包包拿出來,吹了一個要給孩子玩,沒想到他們有更棒的點子。

他們把汽球吹大,然後放掉,讓汽球到處亂竄,發出像放屁的響聲,然後四個在那裡咯咯大笑,那個畫面實在太好笑。

就這樣,從昨晚到今天中午,只要一有空,他們就玩這個把戲,玩了幾百遍,仍然樂此不疲,笑聲連連。想不到這麼簡單的一個遊戲,竟然可以帶給孩子這樣多的歡樂。原來,讓孩子快樂可以這麼容易。

2013-10-21

百歲醫師這樣說:每餐進食前,胃需要清空



丹瑪醫師很強調四小時餵一次奶,因為每餐進食前,胃需要清空。之前我只覺得有道理,但不清楚真正的原理,為什麼把胃清空很重要。前幾天讀到一段話,才終於明白道理。百歲醫師的方法,都有紮實的理論和經驗做基礎,不是隨便想出來的。越讀她的東西,就越佩服她。

丹瑪醫師解釋說,胃就像個袋子,胃裡面的食物必須消化後才能排到小腸,營養才會被吸收。如果一直在餵奶,胃裡面的奶來不及消化,舊奶新奶混在一起,就會有問題。什麼問題呢?因為胃不夠大,無法容納那麼多奶,如果胃想要休息,就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不等消化完全,就把奶排到小腸;一個是寶寶把奶吐出來。

所以,如果寶寶一哭就餵奶,會讓寶寶的胃無法休息,也會影響消化,顯然不是健康的做法。(原文請見丹瑪醫師的著作Every Child Should Have a Chance15頁。)

2013-10-16

癌症與重症病人最大的希望──葛森療法


一八八一年出生於德國的猶太裔醫師葛森,發現導致人體生病的兩大原因是:缺乏營養和體內有毒素。他發現利用改變飲食和排毒,就能夠使人恢復健康,即使是癌末和重症病人,都能夠透過葛森療法徹底恢復健康。

2013-10-13

你們都不會擔心錢不夠用嗎?



問:對不起,問這個問題可能不太禮貌,但養4個小孩經濟很沈重的,你們都不會擔心嗎?雖然你們家有很多省錢妙招,但光養一個小孩到20歲就可能要花好幾百萬了吧,更何況養4個,萬一有什麼急需用錢的地方,要怎麼辦?

我會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從小到大常看父母為錢爭吵,長大後也常煩惱自己的經濟問題,雖然聖經說: 不要憂慮明天要吃什麼?穿什麼?這是未信主的人求的,我們不要煩惱這些事情,只要為今天的需要向神祈求,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但是當一個家庭如果夫妻中有人失業,經濟一時有困難,需要以借錢負債的方式才得以養活全家,真的能做到不擔心經濟嗎?借錢或負債不就是一種缺乏嗎?如何能做到不要憂慮明天要吃什麼?穿什麼?

PS. 我不是不相信上帝會供應,只是心中有這個疑問而已。


答:從聖經的角度來看,上帝確實很清楚的應許「信靠祂的人」,祂必供應他們一切所需。這個應許,是給屬上帝的兒女,不是給不信祂的人。凡是真心信靠上帝的人,必須有這樣的信心,相信上帝能夠供應也願意供應祂兒女的需要。這是一個信心的功課,我不敢說自己已經學會,但我在努力學習。

從人的角度來看,我和我先生都選擇做自己工作上的老闆,接案子在家做,和一般上班族不一樣,不必擔心失業。我們兩人都有專業的能力,在各自的領域中也受到一些肯定,工作機會很多,報酬往往也可以高於一般行情,所以雖然是自由業,但在收入的保障上,反而有一些優勢。

其實很多事都是一步步去做的,我們不是一次就決定要養四個孩子。當我們只有一個孩子的時候,覺得經濟能力可以再多照顧一個孩子,就收養老二。當我們有兩個孩子的時候,覺得經濟能力可以再多照顧一個孩子,就收養老三。當我們有三個孩子的時候,覺得經濟能力可以再多照顧一個孩子,就收養老四。

我們不去想養一個孩子到大要花多少錢,我們只想:今天的錢夠不夠養這個孩子。如果今天的錢夠用,我們相信明天的錢也會夠用。聖經說不要為明天憂慮,上帝真的很有智慧,因為明天的事永遠擔心不完,如果總是要為明天做最壞的打算,永遠都會覺得明天很可怕。

如果有急需怎麼辦?如果真的有急需,只要是真正的需要,難道上帝不會供應嗎?我這禮拜五才親身經歷到所謂的「急需」。其實說急需是有點誇大其詞,畢竟不是什麼攸關生死的事。但整件事確實是上帝非常神奇的供應我們的需要,祂信實的程度,讓我嚇一大跳。

事情是這樣的。我最近積極在做一些讓身體排毒的事,想要藉此改善健康,其中一大排毒工程是,要除掉牙齒中的汞齊(銀粉)。汞齊對身體健康的危害,從Google就可以找到很多資料,我這裡不再贅述。除汞齊的過程有風險,汞蒸氣散發在空氣中,對病人和牙醫都有危險,所以需要特別購置安全除汞齊的設備。這種設備大概要花費一千多萬元,所以全台只有12家牙科診所有這樣的設備。

上帝給我的第一個驚喜是:祂為我預備一位最合適的牙醫。怎麼說呢?這位牙醫是個非常專業、親切、慈祥的長者,而且是個敬虔的基督徒!

第二個驚喜是:這位牙醫的診所,就在我家附近,走路只要五六分鐘就可以到!

於是我這禮拜五就充滿期待(和害怕)的去見這位牙醫,全家都出動陪我。我是個很怕痛的人,除汞齊這件事,越想就越讓我嚇破膽。

整個諮詢和檢查的過程很順利,老公和牙醫師相談甚歡,我都插不上嘴。到最後,我終於抓到機會問價錢。除汞齊要自費,一顆2,500元。除完汞齊之後需要補牙,健保可以給付樹脂的補牙材質,但樹脂的硬度不高,補過樹脂的牙不能吃硬的東西,連堅果都不行。而且樹脂材質會熱脹冷縮,久了會產生細微的裂縫,容易造成二次蛀牙。如果缺點這麼多,我當然不想換這種補牙材料,那有別的選擇嗎?

有,陶瓷的材質硬度高,品質優良。價錢呢?一顆12千元!我一聽,頭皮發麻,徹底被潑了一大桶冷水。除汞齊加補陶瓷牙材,一顆要145百元!你知道我有幾顆牙要除汞齊嗎?整整十顆!總共要花145千元!

回家路上,我的心情沈重,不知道這筆錢要從哪裡來。回家後和老公討論,他覺得現在既然沒錢,也只好等等了。可是我真的好想儘快除掉口中的十顆毒牙,因為我懷疑過去兩三年來健康不佳,可能跟口中的汞齊有關。在為難之中,我突然想到老公的指導教授前幾天才告訴研究助理,會發給我老公一些研究津貼。如果一個月八千元,這學期五個月可以拿到四萬元,至少可以做三顆牙。

我請老公火速打電話問一下助理,結果老公竟然沒有拖延,立刻厚著臉皮去他的書房打電話。打完電話出來,我問他有多少津貼,他說五個月的津貼,剛好夠我做十顆牙齒!

我當場嚇到了,上帝竟是這樣的信實!祂看見我的需要,看見我自以為的「急需」,早在我向祂求這筆錢之前,祂就已經預備好了。

那天,我的心情十分激動,久久不能平復,我確實被上帝的信實嚇到了,祂說祂必供應我們的需要,祂確實是當真的。

有了這麼神奇的經歷,我的信心還是不夠啊,怎麼說呢?我們很想再收養一個孩子,但收養費加上往返交通費甚至住宿費,至少要18萬元,我們目前並沒有這筆錢。我每次想到這件事,就會懷疑是不是應該再收養。但老公的信心比我大很多,他認為收養是討上帝喜悅的事,上帝必會供應這筆費用,只是供應的時間不是由我們掌控。

總而言之,我感謝上帝奇蹟的供應我看牙的費用,也提醒自己,要牢牢記住上帝為我做的這件事,要更多的信靠祂,相信祂必信實供應我們生活一切所需。是「需要」,不是「想要」喔!:-)

2013-10-11

如果找不到本部落格某篇文章



我的部落格從無名小站搬來這裡之後,因為文章篇數不少,沒有時間一一更新自己網頁的連結,只有無意間遇到才會更新。如果你想參考本部落格某篇文章,卻找不到連結,麻煩在這篇下面留言,我再找出來更新網頁連結。謝謝!

另外,有些文章需要重新歸類在「百歲醫師育兒法」標籤,但目前我沒有時間一一更新,麻煩到「孩童的訓練和教養」標籤找找。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忍不住再談「副食品」和「食物泥」



「副食品」的食譜,大多不是做成食物泥,而是有顆粒的口感,對兩歲以下的孩子來說,並不能真正的消化和吸收,會影響到孩子的健康,百歲醫生很堅持兩歲以下的孩子要吃口感柔細的食物泥。我的部落格也有一篇文章,是從中醫的角度談這個問題:「吃食物泥對兩歲以下的嬰幼兒是必要的」,對這方面想多了解的媽媽,可以讀讀。


很多媽媽覺得自己的廚藝不好,想到要做食物泥就沒有信心。其實有好幾個不擅長廚藝的媽媽告訴我,我在《這樣做,寶寶超好帶──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一書中提供的食物泥做法,真的很簡單,完全不需要什麼廚藝技巧。我自己也不是什麼廚藝高手,但我做的食物泥,四個孩子都吃得津津有味,欲罷不能,也因為吃食物泥而個個長成健康寶寶。


兩歲以下、已斷奶的孩子,一天三餐光吃足量的食物泥,就可以獲得充足的營養,實在不必一面喝奶一面吃副食品。斷奶後持續喝奶無益健康,而副食品又需要不斷的創意,也不好消化,實在沒有必要啊。

2013-10-09

副食品 vs. 嬰兒食物泥



坊間有很多談寶寶「副食品」的食譜書,我常覺得困惑,為什麼需要大費周章,不斷變換口味?

我想,關鍵大概在於「副」這個字。尚未斷奶的寶寶,如果吃天然食材煮成的食物,中文把它叫做「副食品」。從字面上來看,副食品的作用在補充奶以外的營養。也許因為作用只在於補充,所以副食品的食用量不必多,而且要多變換口味,才能引起孩子的興趣。

可是吃少量的副食品就表示,孩子主要的營養仍來自母奶或配方奶。其實寶寶滿六個月之後,母奶的營養成份會大幅降低,這時寶寶應該從天然食物來攝取主要的營養才對。百歲醫師建議,寶寶應該在七個月大時斷奶,之後寶寶所需要的營養,就完全從食物泥攝取。而且斷奶之後就不必再給寶寶喝牛奶或配方奶,喝牛奶容易導致貧血,也會降低寶寶的食慾,讓他吃不下營養豐富的食物泥。

由此看來,副食品是沒有必要的,寶寶需要的,是營養完整豐富而且均衡的食物泥。最好的食物泥,是自己做的食物泥,因為不必添加任何東西來延長有效期限,也可以精選健康的食材。正因為食物泥對寶寶的營養如此重要,我在《這樣做,寶寶超好帶──百歲醫師教我的育兒寶典實踐篇》一書中,才會用一半的篇幅在談食物泥的製作、餵食和外出的攜帶方式。

食物泥的內容當然可以自由變化,只要掌握住幾個重要的原則,比如澱粉、蛋白質、蔬果等各種營養有固定的比例,不加脂肪(比如油或肥肉等),不加人工調味料,如鹽、糖、醬油、醋等。像我們家現在已經都改吃有機蔬果,如果可以重來,我當然也會選用有機食材來製作食物泥,尤其蛋和肉類一定要選沒有抗生素或荷爾蒙,豆類也要選非基因改造。

只要食物泥的口感柔順,口味帶甜(用熟香蕉調味最方便),而且溫溫的,寶寶通常會很愛吃的。

祝福每個媽媽,都能夠學會做營養好吃的食物泥,把寶寶養得頭好壯壯。:-)

三歲的姐姐假裝在餵八個月大的妹妹吃食物泥

2013-10-07

我們家沒有人叫Somebody



我們家餐桌上,都會擺一兩個玻璃水罐,吃飯時若需要喝水,隨手倒來很方便。
四歲的老四,我們不太放心讓他自己倒水,畢竟那水罐有點重。偏偏他很愛喝水,每次自己的水杯空了,就會喊著:Can somebody pour me some water? (誰可以幫我倒水?)


剛開始我們還會幫他倒,但後來爸爸覺得這樣不太禮貌,他應該直接問某個人能不能幫他倒水,比如問:「爸爸,你可以幫我倒水嗎?」或是:「姐姐,你可以我倒水嗎?」而不是隨口在那裡喊著:「誰可以幫我倒水?」而且他這樣問,等於沒問,因為他既然沒點名,別人也沒有義務要幫他倒。


下一次,當老四又喊著:”Can somebody pour me some water?”,爸爸就對他說:”There is no one in this house called ‘Somebody’.” (我們家沒有人叫Somebody)。這話一出,全家都大笑,只有老四沒笑,大概沒聽懂笑話。


不過,當他發現一問再問都沒人理他時,終於懂了,就改口問:Daddy, can you pour me some water? (爸爸,你可以幫我倒水嗎?)


現在,老四每次犯了老毛病,在那裡喊著:Can somebody……? 大家都會笑出來,然後他就知道自己又問錯了。:-)

2013-10-06

小孩子能做家事是一大福氣



這個標題是我的肺腑之言,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小時候沒有機會做家事。我的父母跟大多數的父母一樣,以孩子在校的好成績為榮,所以只關心我有沒有用功讀書,不在乎我有沒有學習幫忙做家事。從小學到研究所,讀了十八年的書,到頭來,我人生最需要的能力,是做家事的能力,而培養這能力最好的地方,是家庭,而不是待了十八年的學校。

現代的父母,也跳脫不了這種思維,大多把孩子的成績和功課看得最重要,做完功課若還有時間,才會讓孩子做別的事,但這些別的事,也是以學才藝或課外活動為主。做家事?永遠排在最後的順位。

現代人還有一種思維,就是不敢讓孩子做太多家事,惟恐這樣是在剝奪孩子的童年生活。如果父母訓練家中較大的孩子幫忙做家事和照顧弟妹,外人甚至認為這對父母在虐待孩子,或是逃避自己的責任,把家事推給小孩子做。

我覺得這真是大錯特錯的想法,孩子從小透過做家事所學會的生活技能,一輩子都會受用無窮,這是多大的福氣啊!讓孩子幫忙做家事,也是在灌輸孩子一種價值觀──家中每個成員,都需要為這個家負起責任,因為這是我們每個人的家,不只是爸爸媽媽的家,每個人都要為這個家付出時間和心力,讓這個家可以運作順利,變得更美好。不同年齡的孩子,有不同的成熟度和不同的做事能力,孩子漸漸長大,能做的事越來越多,學會的技巧越來越複雜,對爸媽、對孩子來說,都是很大的成就感。

較大的孩子幫忙照顧弟妹,更是很重要的生活技能,將來他們長大、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在照顧幼兒方面,可以不至於手忙腳亂、毫無頭緒。而且照顧較小的弟妹,也是在培養他們對比他們弱小的人,付出愛與關懷。

我們家老三是個很聰明的孩子,學習能力很快。之前他每次上大號,都會呼叫爸媽來幫忙擦屁股。幾個月前,我們決定教他自己擦,沒想到他一下子就學會,可以照顧自己了。聽說擦屁股是高難度動作,很多孩子甚至要到六七歲才能夠擦得乾淨。現在我們家只剩下老四上完大號,還要麻煩別人去幫他擦屁股。這種dirty job,沒有人愛做,我都推給爸爸。

岔題一下,我們家每個孩子有自己負責的家事要做,主要是飯後的收拾工作,還有折衣服。另外有些家事,如果他們願意去做,是可以拿零用錢的,比如幫弟弟洗澡,幫全家人榨果汁、清洗榨汁機等等。幾個較大的孩子很積極爭取做這些家事,來賺自己的零用錢,這樣就可以用自己的錢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言歸正傳,最近我們採用「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策略,誰肯幫弟弟擦屁股,就可以拿到五塊錢。平常兩個姐姐有比較多的機會賺零用錢,老三的機會較少,因為他能做的事較少,現在機會來了,老三決定接下幫弟弟擦屁股這件工作,賺這五塊錢。

結果呢,最近就常見到這樣的畫面──弟弟上完大號後,大聲呼叫:「Daddy, I’m done!」這時,只見哥哥大搖大擺走進洗手間,很熟練的幫弟弟擦屁股,然後洗手。這個「五歲的哥哥幫四歲的弟弟擦屁股」的畫面,實在可愛到不行!

2013-10-01

小兒腮腺炎原來沒那麼可怕



上週二晚上十點,已上床的老三突然大哭,我進房間查看,才發現他兩腮腫得像豬頭。

爸爸帶他去醫院掛急診時,我上網查詢腮腺炎的資料。今天網路發達,需要什麼資訊,只要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出大量的資訊,尤其是疾病方面的資訊。我閱讀找到的腮腺炎資料,卻越讀越害怕,因為幾乎每篇文章都提到腮腺炎可能引發各樣的併發症,嚴重的話,甚至會造成終生的影響。


但事實到底如何?


第二天早上,老三起床後,臉腫稍退,但弟弟發燒了,於是中午帶著兩兄弟去看我們熟識的小兒科醫生。醫生只說多喝水幫助退燒而已,本來要開退燒藥給我們,但爸爸說不需要,然後就回家了。


因腮腺炎而臉部腫脹時,會影響食慾,因為嘴張不大,會痛,難以咀嚼。弟弟的臉雖然沒有腫脹,但發燒也影響了他的食慾,所以禮拜三這天,兄弟倆都沒怎麼吃,只是多喝水。

第三天早上,老三的右臉幾乎已消腫,仍微燒,食慾不錯。弟弟持續發燒,沒有食慾,午餐吃一半,晚餐沒吃。晚上上床後不久,老三哭了,說不舒服。我一看,原來是退燒了,全身是汗不舒服,再洗一次澡後上床,很快就睡著了。


第四天早上,老三已恢復正常,弟弟也退燒,只是食慾稍差。兄弟倆的活動力恢復正常,又開始玩鬥劍遊戲。


就這樣,不到三整天的時間,小兒腮腺炎就痊癒了,過程並不痛苦,其他家人也沒有被傳染。


網路上除了把併發症說得很嚴重,也把傳染力說得很嚴重,我們不敢掉以輕心,嚴格要求多洗手和避免肢體接觸,禮拜天也不敢帶孩子去教會,怕會傳染給別人。這麼小心翼翼其實有點好笑,因為網路資料說,腮腺炎發病前48小時的感染力最強,推算起來,那是上個禮拜天,那天我們全家都還去教會,爸媽和孩子也一直又親又抱的,結果並沒有感染(我媽說我小時候沒打過腮腺炎疫苗,也沒感染過)。


總而言之,網路上的資料常會把人嚇得半死,但實際情況根本就沒那麼可怕。資料可以參考,但自己還是需要有一些判斷力,還要有從上帝來的信心,才能在慌張無助的時候,耐心仰望上帝的幫助,等候難關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