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30

我的一群小幫手


改吃有機蔬果之後,我現在很少去傳統市場買菜了,偶爾去都是為了買日用品或衣物。上週去傳統市場,看到有一攤在賣防水圍裙,想到老公說他在廚房幫忙時需要圍裙,我就走過去買一條。
沒想到回家後,孩子也搶著要圍裙,因為他們常常在廚房裡幫忙,也有需要。就這樣,我一共買了五條不同顏色的圍裙,讓每個人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顏色。
我們家每天都會榨葛森果菜汁喝,因為工作量龐大,孩子都需要幫忙。五歲的老四比較笨手笨腳,平常不太能幫忙做家事,但他「孔武有力」,於是榨汁的工作就由他一手包辦。
老大年紀最大,能力最強,所以責任最多。她可以幫忙洗菜,做胡蘿蔔蘋果汁的時候,她需要負責秤胡蘿蔔的重量,掌握每一杯果汁的份量。秤好後,她再切成合適的大小,交給最小的弟弟榨汁。
老二負責清洗榨汁機和流理台。老三負責準備爸爸每天的晚餐──自製黑豆漿優格拌有機果麥片和椰奶、蜂蜜。
看見這些照片記錄四個孩子參與家事,學習為全家人付出,實在窩心。















2015-01-14

追念父親生平

我的父親在2014年十二月26日安息主懷。我從未想過上帝能這樣賜福給他,讓他在臨終前十天決志信主並且受洗,靈魂得著永遠的救贖。
父親的離去十分匆促,令家人難以接受,尤其是我的母親,幾乎要崩潰,不知如何面對接下來沒有結縭五十幾年老伴的日子。
我也沒料到父親的離去會令我如此悲傷,因為過去幾年來,我與父親南北相隔,一年只見一次面,又在人生的許多方向上有許多歧見,關係幾乎降到冰點。
但我的悲傷帶有盼望和安慰。啊,何等安慰,我父親的靈魂如今能夠與主同在!
一月9日是父親的告別式。我本來想寫一篇悼文在告別式上記念父親,但自知無法在那個場合下親自唸出,只好從比較客觀的角度,寫出父親的生平,再請司儀唸出。
我特別挑選一首詩歌,在告別式上,我們全家與牧師師母一同獻唱。如今,這首詩歌對我有了特殊的含意,每次彈唱,都忍不住落淚。但我希望可以忘記悲傷,把焦點放在父親已經得救的大喜樂上。
我當初想為告別式挑選一首詩歌時,這首詩歌的旋律立刻浮現。後來仔細讀了歌詞,才發現多麼貼切。第一和第三節歌詞針對父親已經得救的喜樂,第二節歌詞則針對我自己未來的人生,忍不住讚嘆上帝賜下這首詩歌:「我靈鎮靜」。(這首詩歌的中文有三個版本,以下是我喜歡的版本。)




我靈鎮靜

我靈鎮靜!主正在你身旁
憂傷十架,務要忍耐擔當
信靠父神,由祂安排主張
萬變之中,惟主信實久長
我靈鎮靜!天友最是善良
經過荊棘,引到歡樂之疆

我靈鎮靜!一切有主擔當
未來引導,必與過去一樣
任何遭遇,莫讓信、望動搖
眼前隱祕終必成為明朗
我靈鎮靜!風浪仍在聽命
有如當年主使風浪平靜

我靈鎮靜!時間過去何速
即將與主永遠同在一處
失望、驚恐,那時遠遠離我
愛何無窮,忘記一切憂傷
我靈鎮靜!當主擦我眼淚
平安滿溢,當在天家相逢


*      *      *
我的父親,西元1931年生於福建省石獅市,書香門第,祖父是前清舉人,文采過人,才學出眾,後來懸壼濟世,助人無數,並且創辦小學,兼任校長與教師,致力家鄉教育事業。我父親的父親傳承衣鉢,同樣術德兼備,嘉惠眾人。
父親的家族與台灣有深厚的歷史淵源,兩百年前,先人從大陸福建遷台定居。然遷居台灣近百年之後,曾在台灣擔任議長的祖父,不願做中日甲午戰爭戰敗後的亡國奴,便舉家遷回福建。
五十幾年後,年十六歲的父親,東渡台灣投靠在台教書的兄長,不料隔年兩岸風雲變色,回鄉路斷,從此無法再見父母一面。青年時期的父親,飽嘗思親思鄉之愁,生活亦十分鞎辛,但這些困難並未擊倒他,反激起他向上之心,後來在東吳大學完成大學學業。
父親大學畢業服完預官役之後,開始擔任教職,水林國中任教近四十年,桃李無數。這段期間,他擔任教務主任多年,後又代理校長,舉凡教學或辦理校務,無不盡心盡力,任勞任怨。他也非常關心青年的休閒活動,曾擔任桌球委員會會長,鼓勵青年從事有益身心的桌球運動。
1961年,父親與擔任小學教師的母親結婚,婚後育有一男二女,如今三個子女各按自己的天分發揮,各有所長。父親身後遺有兩名孫子和三名孫女。
父親從教職生涯退休後,種花植樹,寄情園藝,熱衷桌球運動,閱讀和寫作不斷,退休生活十分愉快寧靜。
二十幾年前兩岸開放探親,父親得以一解鄉愁,返鄉探視親人和祭祖。多年遊子回鄉,感觸甚多,傳承祖父文采的父親,先後寫作「遊子故鄉情」、「百年遊子回故鄉」等七本文集,抒發遊子離鄉和返鄉之情,文字優美,內容感人,文集中透露出父親不為人知、情感豐沛的一面。他將這些文集分贈海內外的華人圖書館,獲得許多好評,
父親返鄉之後,除了探親和遊覽名山大川,亦效法祖父獻身教育的精神,在數間中小學設置獎學金,以實際的行動關懷當地的貧困學童。
父親秉持祖訓家訓,一生謙和敦厚,與人無爭。他對人從未疾言厲色,對家人更是極盡愛護。父親臨終前數次表示此生無憾,實在是有福之人。惟願子孫傳承他的美德,也願他留下的美好榜樣,成為親友對他永遠的懷念。

2015-01-03

無加蓋的頂樓公寓有一個無敵的優點


在寸土寸金、人口密集的台北市,非一樓的公寓住戶,居家的空間只限於公寓裡面,有時確實會感覺像住在籠中。
最近我們要賣掉台北的公寓,搬去鄉下。來看房子的人,有很多會嫌棄頂樓可能會漏水的缺點。其實頂樓若是漏水,自己花點錢就可以立刻解決,不像其他樓層的公寓,若是因為樓上的緣故漏水,需要叫鄰居花錢修理,不見得是件容易的事,有時甚至需要對簿公堂才能解決。
言歸正傳,我們家的頂樓,說是孩子的天堂一點都不為過。未加蓋的頂樓,近三十坪的空間,可以隨意利用。只要種點花草樹木蔬菜,頂樓的菜園或花園,就是孩子玩樂的天堂。
無加蓋的頂樓公寓,也是喜愛園藝者的天堂。在擁擠的都市中,能夠有這麼難得的大空間可以種植花草菜蔬,實在是無敵的享受和福氣。
我們家頂樓的菜園一度種植數十種植物,現在因為要搬家,都清得差不多了。可是即使只剩幾盆備受冷落的植物,都可以感受到植物帶來的生命力,令人充滿朝氣。所以我們家孩子每次上頂樓,都會玩得不想下來。
今天台北的天氣大好,我們上頂樓去整理,留下這個影片紀錄。影片中可以看見我們種了一大盆巴西利(Parsley),每次煮希波克拉底湯,都會叫孩子上來剪一段入湯。另外還有蔓延面積甚大的馬齒莧,這是營養價值很高的蔬菜。還有一大株羅勒,因為都沒剪來做菜,開了好多花,聽說開了花就不好吃了。還有朋友贈送、如今長得非常肥大的蘆薈。而種了一年多的百香果也結了三個果子。太多太多植物,無法一一細數。
孩子爭相找小鍋牛、蜈蚣和毛毛蟲,找到了就來向我獻寶,完全不管媽媽我有多麼怕蟲。
這裡,充滿了我們家孩子歡樂的回憶:我們的頂樓菜園。

2015-01-02

一個特別的跨年


我和先生都是不愛湊熱鬧、不愛跟流行的人,很多人會做的事、會去的地方,通常看不見我們的蹤影。不過偶爾當然也會一反常態,做點瘋狂的事,增添一點生活的樂趣,比如今年的跨年。
話說大女兒小時候,大約四到六歲時期,有幾次我們在跨年的夜晚,把她叫醒,裹上好幾層厚重衣物,然後讓爸爸帶她到家中頂樓或台大後門口那裡看看跨年煙火。雖然只看得到台北101大樓最頂端的一兩截,但是對孩子來說,還是一個很興奮刺激的經驗。
2014年最後一日,從臉書上得知Miffy和她先生小啄木要開放新遷居的「綠兔子工作室,從中午到晚上十點,讓老朋友過來玩玩木頭雕刻,晚上甚至可以留下來吃一餐粗茶淡飯。
我以前常帶兩個女兒去綠兔子工作室打雜,希望女兒能從實際的幫忙中學習手作能力。後來我們家事情很多,就好久沒再去了。最近綠兔子搬新家,我一直想再去拜訪,所以一得知他們要開放這個工作室兼住家的環境,而且有吃又有玩,當然要把握機會。
那天把家事通通忙完,已經快下午四點了。一家六口準備好,就騎著四輛腳踏車往溫州街商圈出發。到了Miffy家,一進門就聞到好香的味道,原來Miffy在煮一道古早菜,叫「靠菜」──用苦茶油煸老薑片,然後拌炒新鮮的有機刈菜,加點黑糖、米酒和好的醬油之後,小火慢煨兩小時!只見Miffy不時會去開鍋蓋翻炒一下,那香味簡直令人無法忍受。
原來這是那餐粗茶淡飯的主角之一,另外一個主角是現煮地瓜稀飯。我偶爾煮稀飯,都是用熟飯去燜,Miffy說真正好吃的地瓜稀飯,必須從冷水開始煮起才會好吃,才會粒粒分明。我一看,都已經五點半了,六點來得及吃嗎?Miffy說只需要二十幾分鐘,我好驚訝,比用燜的快多了。只見Miffy把米和地瓜塊放進冷水鍋,打開爐火,然後一路不斷攪拌,但是她一點也不無聊,因為不斷有朋友進來跟她聊天。
在愉快的聊天中,二十幾分鐘一下子就過去了。現煮的地瓜稀飯,果然粒粒分明,好吃極了。配菜是那道鹹香的「靠菜」,還有鼎鼎大名的「美虹豆腐乳」(美虹是穀東俱樂部賴青松的太太)。我本來是不吃豆腐乳的,就是不愛那味道,但美虹的豆腐乳果然名不虛傳,味道吃起來跟傳統的豆腐乳不一樣,還有一股酒香味,聽說這罐是第二年的。
我和胃口一向很好的二女兒,大快朵頤,配著下飯的靠菜和豆腐乳,扒了兩大碗地瓜稀飯,真是很幸福的滋味,不只是因為食物本身,也是因為現場的氣氛好溫暖──明亮寬敞的住家兼工作室裡,空氣中瀰漫著食物的香味,女主人好客熱情,客人不時按鈴進來,人人都能找到一個自在的角落。Miffy以她溫暖的個性,吸引許多志趣相投的朋友,來到她溫暖的小窩中。
那天在綠兔子工作室,有三種水果在販售:檸檬、芭樂和橘子,都是小農以自然農法栽種,完全無農藥。我對那橘子特別有興趣,很小,直徑只有四公分,其貌不揚,但是好吃極了,叫做「沙糖柑」,甜得不得了,真是「果」如其名。我秤了兩斤半回家,以為可以吃很久,沒想到兩天不到就快吃光了。因為橘子小,吃一個根本不過癮。
好吃得不得了的沙糖柑,希望我們將來搬去台東後,可以自己種來吃



我問Miffy十點後要做什麼,她說兒子跟朋友去跨年,她會和先生兩人出去散步,走到可以看見煙火的地方。她先生說基隆路以南的那段辛亥路上,幾乎可以看見整棟台北101大樓,是看煙火的好地方。我聽了大驚:什麼?我們家就住那附近耶,這麼多年來,竟然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看煙火的好地方,唯一幾次跨年想看煙火,都只看到一點點。
大女兒聽到有個可以看煙火的好地方之後,一直問可不可以看煙火。我想到今年我們應該會搬離台北,這是最後一次可以全家觀看101煙火的機會,而且老二、老三和老四都沒看過煙火。於是我臨時起意,建議回家後孩子先上床睡覺,等十一點多再起來,出發去辛亥路上看煙火。
就這樣,2014年最後一天晚上的十一點半,我們全家裹上厚重保暖的衣物,沿著辛亥路往基隆路方向騎腳踏車。過了十字路口,那一整段辛亥路上,幾乎處處都能清楚看見101大樓(只有下面一兩截建築物被擋住)。
我們家四個孩子,包括我,終於第一次,可以好好觀賞台北101大樓的跨年煙火。美麗的煙火,讓我們看得目不轉睛,驚喜連連。曲散人終時,我覺得這彷彿也像是我們對台北的一個道別。
        *              *              *
今早去有機店買菜時,在架上發現兩大包有機刈菜,如獲至寶。我打算買回去如法泡製,學Miffy做一次靠菜。像我這麼沒耐心做菜的人,現在卻很興奮的等著那鍋菜煮好,此刻廚房傳來陣陣香味,正是那天在Miffy家聞到的香味,可惜我好像放了太多薑片,吃起來有點辣。沒關係,如果孩子不敢吃,通通由我包辦。
接著我淘米準備現煮一鍋地瓜稀飯,沒想到洗米時,忍不住溼了眼眶。地瓜稀飯,這是我父親生前最愛吃的早餐,他每天早上都會用電鍋煮地瓜稀飯來吃。他離世之前,我妹妹待在醫院裡陪伴父親,有一天他可能以為自己是在家裡,突然叫我妹去煮地瓜稀飯給他吃。
想不到一鍋簡單的地瓜稀飯,竟成了我對父親最鮮明的記憶。